返回报网首页 |广告 > 教育时讯 >
上一篇: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奠基人之一《王子云--线上史馆》在曲江启动    下一篇:河南牧业经济学院召开争创省级文明校园动员大会
致敬恩师/一棵槐树的故事,解密皖速槐新品种培育
时间:2019-03-27 15:20 来源:剑客网

  楔 子

  因缘际会,相识,相惜……

  就如金庸武侠小说里主人公发现武功秘籍并经高人指点的奇遇一样,侯金波之于王老教授的故事,正是如此。

  他和他谱写了两代林业人锲而不舍、惺惺相惜传奇的篇章。

  因槐结缘,感恩,传承……

  一次偶然——自然的恩赐

  安徽涡阳。

  道教鼻祖老子出生地。

  2009年,侯金波放弃大城市的高薪,回到老家涡阳侯集,跟父亲一起从事小麦育种工作。

  伯父家门口的一棵大槐树,引起了侯金波的关注。

  跟其他槐树相比,这棵洋槐树没有刺,长得高大笔直,村民叫它“无刺冲天槐”。它的来历颇有点传奇色彩:村头原来有一棵老槐树,在饥荒年代,青黄不接的四五月份,这棵老槐树上的槐花够村里人吃上一阵,熬到麦收前,因而被乡亲们叫做“救命树”,逢年过节还有上年纪的人去祭拜。后来因为宅地建新房的原因,这棵老槐树将要被砍伐。1996年爷爷带着中考刚结束的侯金波,拿着铁锹,讲着“救命树”的故事,在大树下挖了一棵根蘖苗种在了院门前,寓意“门前种棵槐,好运自然来”。爷爷奶奶过世后,这个小院分给了伯父家。

  正是这棵小树苗,把侯金波和老教授联系了一起,也孕育了后来的泓森槐。

  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。

  就如袁隆平偶然发现“天然杂交稻”,从而改变中国水稻种植史一样。侯金波与泓森槐的际遇,后来竟引起速生林行业品种结构的变革,并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中国木材供给市场。

  一个机缘——新品种孕育

  幸运往往青睐有准备的人。

  对植物育种有着丰富经验,毕业于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的侯金波,敏锐地捕捉到这棵“无剌冲天槐”所发出的信息:它跟普通槐树不一样,可能会是个新物种!

  伟大变革往往从想法开始萌芽。

  侯金波经当地林业专家引荐,找到了毕生从事林业研究的刺槐界泰斗王廷敞教授。时已82岁高龄的王教授立即从合肥坐大巴赶到涡阳侯集村。老教授欣喜惊叹道:这是刺槐的自然变异,是大自然给我们的恩赐!

  老教授说,现有的刺槐长得慢,长得弯,再因近年负向选育而形成“小老树”情况严重,如果借助这棵槐树作为母株进行正向选育,将会是刺槐史上的一大突破!

  老教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说,选种培育需要耐得住寂寞和清贫,经得住失败。这种人已经越来越少了……

  这种人已经越来越少了。

  但并不是没有。

  侯金波!

  这个生性执拗的理科男,在延请老教授之前,就已经在做“大多数人耐不住寂寞的,大多数人不愿意做”的植物育种工作。

  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

  一份承诺——负重而前行

  历史的创造需要付诸行动。

  侯金波当即组建了团队,来做这种新树种的研发和选育。

  知识渊博的老教授王廷敞亲自为研发项目命名为“泓森”。泓,通弘,有弘扬、扩充之意。森,林多成森。泓森,寓意为扩充森林。

  搞科研是很枯燥的,也是很煎熬的。

  为了这个品种,我们无法想象,熬过了怎样的困难,那段漫长又无助的时光,经历过多少次失败,多少次秉烛夜谈,遇到技术壁垒,攻克不下难关,也曾一个个希望破碎,甚至希望变成绝望。 无数个要放弃的时候,课题组成员总能在老教授的手稿中受到启发,在八十多岁高龄的老教授坐大巴,频繁跨越三百公里来看课题进展中感受到力量。老教授苦行僧一般的科研精神,感染着课题组的每一个人。此时此刻,他们咬牙熬着,屡次失败,还坚持着目标!

  2009年至2013年,在老教授的指导和鼓励下,课题组历经种子繁育——品种初选、预选、决选——品种对比试验、性状测定——区域性试验——抗性试验——无性扩繁技术研究等阶段,历时5年,终于成功选育出速生、干直、窄冠的刺槐新品种。

  2013年,这个新品种正式命名为“泓森槐”。

  又经过5年,在跟皖刺、豫刺、窄冠刺槐等多个品种对比差异后,2017年,泓森槐通过了国家林业局植物新品种审定委员会的审定。

  这个绿色梦想,终于在老教授的感染和所有人的坚持下开花结果。

  一场科研——开创新篇章

  十年磨一剑,霜刃今始开。

  这一场旷日持久的研发,开创了中国林业新的历史篇章。

  至2017年,泓森槐在刺槐种质资源研究领域,取得了巨大成就:团队围绕泓森槐的研究先后承担了科技部创新基金项目、安徽省科技攻关计划项目、国家“星创天地”计划项目、主持建设了安徽省级刺槐资源培育工程技术研究中心、参与共建国家刺槐工程技术研究中心,获省科技成果2项,发明专利11项。

  企业也获得了国家高新技术企业、国家林业标准化示范企业、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、安徽省林业产业化龙头企业、安徽省创新试点企业等荣誉,企业内建设了博士后科研工作站。

  而侯金波本人,也获得了国家“万人计划”科技领军人才、国家科技部科技创新创业人才、安徽省“科技特支”人才计划、安徽省战略性新兴产业技术领军人才等诸多殊荣。

  多年的煎熬、失败、坚持、沉淀凝结成硕果。

  所有的成就,缘于一份深厚的师生情,承载着承诺与责任,延续着精神和传承。

  泓森槐这个优质新品种,必将改变中国用材林建设格局。

  一棵槐树——三代人传承

  然而,团队积蓄了满满的能量正砥砺前行时,意外却不期而至。

  2017年1月9号,老教授再次打来电话,让侯金波来一趟家里面,有东西给他。当时正在内蒙出差的侯金波,调整工作计划,飞向合肥。

  侯金波依然没有赶上,在郑州转机赶往合肥的时候,接到老教授老伴刘老师的电话,得知老教授已去世的消息,悲痛万分。老教授弥留之际,想亲自交待些事情,可惜天不遂人愿,老教授带着挂念去了,刘老师将手稿和一包种子转交给侯金波。

  这个挂念也成了侯金波的遗憾。

  手稿饱含了老教授的情怀和临终愿望。

  王廷敞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,获多项国家科技进步奖,一生都在从事林业研究工作,人生历程里,他见证了环境的变化,记忆中的美丽乡村,触目可见的青山绿水,七八十年代鸟语花香,如今慢慢变得难寻。经济的高速发展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,作为老教授的关门弟子,他的叮嘱不绝于耳“不要求名也不要求利,只要咱们的泓森槐能够推广开,好品种能为国家木材储备、环境改善做贡献,就是最大的欣慰”。

  非常朴实的老一辈科研工作者,源自对自然的热爱,对科学的崇尚,这是我们需要永远传承的。不管是“生态中国”梦想,民族主义情节,还是爱国精神,这或许是老教授终其一生的精神情怀。

  人生是会有很多遗憾,但是人活着不就是完成一个个未了的遗憾吗,老教授的遗愿,也是团队每个人的心愿。在往后的时光里,我们为实现老教授“改变环境的爱国梦”,以此来感染更多人来植树造林来改善生态环境。

  回顾十年风雨,槐香在,恩师已不在,这正是:十年一觉泓森梦,而今迈步从头越,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  泓森槐承载着侯金波对老教授的承诺,承载着国家木材储备。承载着生态环境改善。在传承和创新的路上,将负重前行,披荆斩棘,厚积薄发,槐香满天下。

  宁可枝头抱香死,

  何曾吹落北风中。

  值王老教授逝世两周年之际,泓森团队全体成员做文缅怀!

  作者:泓森团队

  2019年1月12日书于安徽涡阳

菏泽日报数字报|菏泽日报商业版
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、编辑整理上传,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。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删稿及投稿邮箱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